首页 > 玄幻小说 > 风起东荒 > 第七十章 红潮

第七十章 红潮(1 / 2)

风起东荒 初之秋 0 字 2024-03-05

“可怜的后来者,当你看到本天才刻在石壁上的字时,请容我先恭喜你,欢迎来到不毛之地!”偌大且轻狂的字痕跃然映入肆伍陆的眼中,顿时让肆伍陆神色凝重起来。

不毛之地,据伊莎贝拉给的资料记载,是奥世秘境的四大绝地之一,从来没有人活着离开过。相传不毛之地存在着一股恐怖无比的“红潮”,在这红潮之下,万物皆毁,生灵绝灭。也是因为见到红潮的人无一生还,导致迄今为止,人们对这红潮的来历依旧没有太多的认识,也没有其中相关的资料。

今天是肆伍陆进入奥世秘境的第七天,在过去几天里,他先后遭遇了四个强大的异族天才,在经过一番惨烈厮杀后,最后还是顺利地拿下了胜利。不过,这些家伙同样给肆伍陆造成了不少麻烦,肆伍陆现在遍体鳞伤便是拜他们所赐。

尤其是最后一个对手,更是花费了肆伍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去追杀他,这个异族天才不光实力强悍得离谱,本身更是掌握有擅长逃跑的秘法。对于这等敌手,一旦被他逃脱,后果将不堪设想,肆伍陆抱着斩草除根的想法,一路追杀到底。好在肆伍陆同样擅长速度,同时也是个中的追杀高手,所以现在这位对手的尸体就躺在肆伍陆身边的不远处。

肆伍陆定了定神,继续看下去。“当然了,原本弱小的你在这不毛之地的红潮之下必死无疑,但是因为本天才,这个世界的第一天才,荒族未来的大帝,一个将会与武祖皇帝比肩的男人,来自天才对弱者的怜悯,让身为弱者的你获得了一丝生存的机会。”

肆伍陆一生之中从未见如此自恋加厚颜无耻之人,武祖是何等人物,区区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无名之辈,竟然也敢妄想与之比肩。更何况伊莎贝拉给的资料上明确表明了在人族历史上从未有人在这夺命红潮下存活的先例。肆伍陆不由地对石壁上那名自称第一天才所说的话表示严重怀疑。

不过肆伍陆还是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这股令人闻风丧胆的红潮乃是由无数异虫所组成的虫潮,此种异虫从未在大千世界出现过,本天才亲自出手,发现这异虫虽细小如米粒,身却如金铁,坚硬无比,而且牙口极好,断金裂石不在话下,同时此种异虫喜食血肉与原能,堪称能力者的天敌。最重要的是此种异虫群起而动,杀之不尽,着实棘手得很,无怪于众多天才陨命其中。”

“即使强如本天才这般傲视万古的天骄,也是差那么一点点就招架不住,更别说那些凡人。但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存在在即是合理,这异虫虽然难缠无比,却是无法远离不毛之地的绿金石,这也是为什么红潮没有泛滥整个奥世秘境而只会在灰界的不毛之地出现的原因。”

“此种异虫在戌时之后开始活跃,其生性好斗,会攻击感知范围仙的一切生灵,所以后来者想要保住性命,必须尽快找到绿金石,并将佩带在身,这样就可免受这红潮异虫的攻击。”

“绿金石乃是这不毛之地特有的产物,形状各异,其中泛着荧荧绿光。如此强悍的异虫却有着致命的缺陷,不成为称手的利器,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弱小又可怜的后来者,努力感谢伟大的吾,正是因为本天才,你才拥有了活下去的可能,记住吾的名字,吾乃是荒族第一天才弑神极,一个注定要流传万古,成就大帝之位的男人。”

肆伍陆满脸愕然,“弑神极”这个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那是荒族最后一位大帝灭帝的名字。在荒族有记载的数十万年历史中,可谓是天骄无数,各领风骚,但能被后人称为大帝的却是不超过双手之数。

不过史书记载的灭帝弑神极是一个有着雄才伟略,励精图治的荒族明君,不曾想这位大帝竟还有如此不为人知的自恋。肆伍陆也是汗颜,不过大帝就是大帝,他的成就也确实完全配得上为那个时代荒族第一天才,想来,年少时的灭帝就是已经横扫同代,傲视群雄的存在。

不曾想古之大帝竟然也参加过世界武道大会,只是不知为何,如今的大荒却是完全没有关于世界武道大会的记载。肆伍陆不由地热血沸腾,那是古之大帝曾经走过的路,肆伍陆暗暗发誓,此次世界武道大会一定要打出荒族的风采,不负先辈们的荣光。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就算想要为荒族争光那也得先留着性命,如果连命都没了其他都是浮云。肆伍陆当即拔出鬼切,直接将石壁上的字全部毁去,这等秘密肆伍陆觉得还是少点人知道比较好。

随后,肆伍陆迅速离开这片山崖,开始四处寻找灭帝口中的绿金石。奥世秘境没有太阳的照射,肆伍陆也没有办法得知具体的时间。肆伍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绿金石,真正的“时间就是生命”。

这里处处是光秃秃的山地,寸草不生,荒凉而又寂静,仿佛被岁月遗忘的角落。灰色的岩石与灰色的土壤占据了视野的全部,听不见鸟叫,听不见虫鸣,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那片混沌的灰色,如同千年的沉默。游荡的风,如幽灵般悄无声息,带走了这里的温度,留下了寒冷与空旷,似乎在诉说了孤独与无奈。

肆伍陆一路寻找,焦急地四处眺望,甚至还跑到一处尖锐而陡峭的山峰之上。可命运却如一个喜欢捉弄别人的顽童,让肆伍陆看到活的希望,却又无情地将它掐灭。举目四望,山峦起伏,只有一望无际的灰。

时间在这一刻好似也过得格外的快,肆伍陆不由地惊慌起来,不毛之地如此之大,自己心中完全没有任何线索与头绪。肆伍陆不认为自己有灭帝那般惊才绝艳,超凡脱俗,可以去抗衡这恐怖的红潮异虫。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一定有办法!”肆伍陆努力静下心来,安慰自己。

骤然,低鸣又尖锐的虫鸣声自远方传来,肆伍陆放眼望去,那无边无尽的灰色之中竟然开始泛起了点点红光。

“是红潮开始了!”肆伍陆脸色苍白,绝望地惊呼。

此时,肆伍陆突然想起了后世史书对这位荒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帝的评价:“为政以德,为政以宽”。与荒族历史的众多穷兵黩武的帝王不同,虽然被后世赋予“灭帝”的称号,但这位大帝终其一生都在主张以“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王道治世,“与民休息,无力而治”的统治方针贯穿了整个灭帝时代,在这位大帝登上帝位之后更不曾对外发动过一次大规模的大战。

后世有名的史学家三国治在讨论这位大帝的功绩曾断言,若这位大帝能在开疆辟土方面建立哪怕只是少许功业的话,以这位大帝的文治武功,在荒族历史上的排名至少是前五的存在。

但也正是因为灭帝仁慈恭俭,注重“以德化民”,以清静不扰民的政策,大荒富庶,国力日益强盛,因此,灭帝时代历来被视为大荒有名的“盛世”之一。

肆伍陆还在小镇的时候,曾有不少客人说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的本性是不会轻易改变的。灭帝弑神极作为荒族有名的仁君,竟然愿意在石壁留下救命之法,肆伍陆相信以他的仁慈必定也会为后人留下活路。

想到这,肆伍陆突然福至心灵,一个大胆的猜测不可抑制地出现在脑海中。于是,肆伍陆不顾一切地开始往回跑,头也不回地朝灭帝刻下字痕的石壁的那个方向奔去。

远方,原本灰色的天空转瞬之间红光大盛,一时间,整个不毛之地的高空被渲染成一片血红色,红得让人心悸,红得让人窒息,在这股红色之下,仿佛连风也开始变得沉重下来,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与不安顿时充斥着整个不毛之地。

.......